原标题:北大考古专家孙华:金沙的布局影响了秦都咸阳丨我看金沙考古发掘20年③

2001年2月8日发现的金沙遗址,被誉为“二十一世纪初中国第一个重大考古发现”。大量珍贵文物的出现,为考古发掘带来接连不断的惊喜。此后的6年时间里,从考古发掘、遗址保护、博物馆规划到原址建成的金沙遗址博物馆向公众开放,成都创造了特大城市市中心遗址保护的又一个奇迹。

同时,这20年来,自金沙遗址出土的青铜器、玉器、金器等珍贵文物,无不生动地展示出商周时期古蜀人通过祭祀表达出的对祖先与自然的崇拜,也持续引发大众对古蜀文明的关注,以及对这座城市悠久历史的探寻。

红星新闻记者先后专访了三位对金沙遗址有着长期、深入研究的考古界权威专家,请他们谈自己对金沙考古这20年来的一些思考。

2001年2月8日发现的金沙遗址,被誉为“二十一世纪初中国第一个重大考古发现”。大量珍贵文物的出现,为考古发掘带来接连不断的惊喜。此后的6年时间里,从考古发掘、遗址保护、博物馆规划到原址建成的金沙遗址博物馆向公众开放,成都创造了特大城市市中心遗址保护的又一个奇迹。

同时,这20年来,自金沙遗址出土的青铜器、玉器、金器等珍贵文物,无不生动地展示出商周时期古蜀人通过祭祀表达出的对祖先与自然的崇拜,也持续引发大众对古蜀文明的关注,以及对这座城市悠久历史的探寻。

红星新闻记者先后专访了三位对金沙遗址有着长期、深入研究的考古界权威专家,请他们谈自己对金沙考古这20年来的一些思考。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孙华,与金沙遗址的缘分不可谓不深——他不仅早在2002年就为金沙遗址出土文物在北京举办了“金沙淘珍”展览,并出版了有关金沙文物的第一本图录,还在2005年的中国文化遗产标志评选中,为太阳神鸟图案方案作为中国文化遗产的标志进行了学术阐述。

回想起2005年8月的中国文化遗产标志评选,孙华记得,当时浙江推荐了一个取自古代文物的图案参选,是新石器时代的一件艺术珍品,描绘了两只神鸟相对朝向太阳或背托太阳的图案。

孙华在文章中从多个角度论证了四鸟绕日图案更适合作为中国文化遗产标志图案的合理性。“我主要是认为金沙这个太阳神鸟的图案性更好,它呈同心圆构图,非常适合作为标志来使用。太阳是人类崇拜的一个永恒主题,也是华夏农业文明中的核心自然要素。”

他与其他学者的意见得到了评审专家们的认可,但也有一些艺术领域的专家提出意见,希望能继续简化这个图案,并在此基础上作进一步设计。孙华为此又写了一个书面意见,论述不应再进行改变。“因为文物保护最核心的要素就是不改变文物的原状,采用金沙遗址出土的太阳神鸟金饰而不做任何改动,可以体现不改变文物原状的精神。”最后,采用太阳神鸟金饰原样并在其外加上“中国文化遗产”的中英文字,成为了这个标志设计的最终意见。

带着对金沙遗址和太阳神鸟的深厚感情,孙华给红星新闻记者讲了金沙考古这20年在他心目中的意义。

首先,由于金沙遗址的发现,对古代三星堆文化之后的去向,有了确切的解答。金沙遗址出土的文物,如太阳神鸟等,反映出古蜀人的太阳神崇拜;金冠带图案背后的渔猎族群、青铜立人像和跪坐石人像所代表的不同人群;金沙遗址出土的玉器,对于认识当时社会礼仪行为等问题,也提供了更加完整的线索。

其次,金沙遗址的发现,完善了先秦时期成都平原青铜文化的序列,为研究古蜀历史开辟了新的领域,并将成都这座城市的历史至少又向前推进了五六百年,从公元前400年前后直到公元前1100多年前后。金沙遗址出土的不少宗教礼仪的文物,与三星堆文化具有强烈的共同性和延续性,也与以后东周时期的古蜀文化的文物具有强烈的关联性,这些文物所蕴藏的意义,都能与四川的古史传说互相映证,可以推进古蜀历史和古蜀文明的研究。

“其三,金沙遗址的存在,也是我们理解中国古代都城另一种规划思想的关键环节。”孙华说,“三星堆的祭祀区是在河的南边,宫殿区是在河的北边。金沙也是如此:祭祀场所在摸底河南边,宫殿区在摸底河北边。而晚于金沙遗址的蜀国最后一个时代的都城成都,也有一条河流(即后来的金水河)穿城而过,把城市分为两部分。”

这种都城规划方式,与秦朝都城咸阳如出一辙,并一直影响到了隋唐时期的洛阳城,代表了中国古代“法象上天”的规划思想——河流代表天上的银河,将都城从中分为两部分,人与神各居一侧。而中国古代从《周礼·考工记》的王城规划,到唐长安城再到元明清北京城,其规划则代表了另一种中国古代城市主流规划思想:法象大地,按照一里九夫和天下九州的观念,将都城划为一个个井字格。

“种种迹象表明,秦都咸阳的城市扩建规划,可以追述到古蜀国的都城规划思想,秦灭蜀后这种都城规划思想影响到秦国,才为后人所熟知。”孙华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