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人大融媒体中心讯(记者 高利国)8月17日,家庭教育促进法草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二审”。针对教育培训机构乱象,草案规定,家庭教育指导服务机构开展家庭教育指导服务活动,不得组织或者变相组织营利性教育培训。同时,将公民、法人和非法人组织依法设立的家庭教育服务机构明确为“非营利性家庭教育服务机构”。

家庭教育是家事也是国事。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即“双减”新规),对校外培训机构尤其是学科类培训机构,要求从严审批,严禁资本化运作,并严控开班时间。

“国策”一出,雷厉风行。首先表现出来的就是:电梯里的校外培训广告瞬间清零,公交站上的宣传图无影无踪,墙上密密麻麻的招牌干干净净。与此同时,主营线上教育的平台机构和综合型头部企业遭遇重创,股价骤跌、业务转型、裁员、退租等声音相继传出。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目前,2021年教培相关企业注销或吊销的数量超14万家,与2020年同期相比,增长约34.59%。

此次二审,全国人大常委会将家庭教育法律名称修改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家庭教育促进法”,同时进一步明确家庭教育的概念。对于社会关注的“双减”工作,草案明确规定,家庭教育的根本任务是立德树人,家庭教育要尊重未成年人身心发展规律和个体差异,遵循家庭教育规律,贯彻科学的家庭教育理念。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发言人臧铁伟称,全国人大常委会高度重视未成年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过重的问题,从立法层面积极施策,帮助学生减轻负担、帮助家长破解“焦虑”。

草案规定,家庭教育指导服务机构开展家庭教育指导服务活动,不得组织或者变相组织营利性教育培训。同时,草案将公民、法人和非法人组织依法设立的家庭教育服务机构明确为“非营利性家庭教育服务机构”。此外,草案还对家庭教育服务机构超出许可业务范围的行为规定了处罚标准。

这次“双减”政策的出台,足以看出国家对于校外培训机构的整治,是下了决心的,是下了力气的。那么,为什么要推进“双减”?如何才能真正实现“双减”?国家为啥要下大力气整治校外培训?

第一,回归教育本质属性。课外培训的军备竞赛,影响了教育选拔的公平性。校外培训通过“兴奋剂”式的大补,导致选拔的效率和公平性大为降低。

第二,减轻家长经济负担。没有哪个家长愿意承认自己的孩子比别人的孩子差,所以一些即使家境贫困的家长,也选择不惜血本让孩子接受到更好的教育,这样一来加大家庭对教育的支出,让本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第三,促进城乡教育公平。教育资源在循环分配过程当中,农村的学生考上双一流大学的机会将会越来越少,而城市的学生将会逐渐占据顶尖院校,导致城乡之间的发展差距越来越大,不利于内循环良好发展。

第四,防止公立优质教育资源流失。在打击校外学科培训之前,培训行业可谓风生水起。校外培训,尤其是玩转互联网模式下的校外培训,顶级名师的收入甚至是学校老师收入的数十倍。培训机构高收入的诱惑,也将导致公立教育优质老师大量流失。长此以往,将会使得公立学校教育质量逐渐滑坡,而这又会进一步倒逼学生去参加学科培训。

第五,打击资本无序扩张。校外教育行业“被资本严重劫持,这打破了教育作为福利的性质”,在资本的驱使下,教培行业虚假广告和误导性宣传频出。资本为了流量进行大规模宣传,引发了极大的社会焦虑,越来越多的家长被迫卷入其中。国家及时制止资本的无序扩张,规范校外学科培训,禁止将其产业化与资本化是非常有必要的。

近日,全国各地通过颁布通知、开展专项整治行动等做法,对校外培训进行整治和监管。8月11日,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印发专门通知,拟对各省“双减”工作落实进度每半月通报一次。通报重点是各地作业时间达标学校情况、课后服务时间达标学校情况、学科类培训机构压减情况、违规培训广告查处情况和群众举报问题线索核查情况等。

校外培训机构利用不公平格式条款侵害消费者权益集中整治行政指导暨评审反馈会现场

据河南省政府网8月5日消息,近日,河南省市场监管局、省教育厅联合召开校外培训机构利用不公平格式条款侵害消费者权益集中整治行政指导暨评审反馈会,集中整治校外培训机构不公平格式条款。8月1日,郑州市教育部门发布通知,要求暑期托管服务一律暂停。同日,洛阳教育系统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会议上强调,全面暂停学校暑期托管服务和校外培训机构线日,河南省教育厅发布关于暂停校外培训机构基础教育学科类培训活动的紧急通知,要求暂停全省校外教育培训机构基础类教育学科类培训活动,不再审批新的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现有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

厦门市市场监管局与多部门联合,在全市范围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整治行动,重点检查培训机构在经营过程中存在的虚假宣传、合同违法等行为。

广州市教育局颁布《广州市教育局关于做好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校外培训负担工作的通知》,通知明确提出不再审批新的校外培训机构。

西安市临潼区人民检察院办理的一起校外托教中心老师猥亵儿童案开庭审理,公诉人在庭对被告人提出“禁止刑罚执行完毕五年内从事与未成年人密切相关的行业”的意见,被法院采纳。

泉州市教育局联合市人行、银保监局、金融监管局出台了《泉州市校外培训机构资金监管暂时规定》,将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的学费资金纳入统一监管。

8月18日,《北京市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措施》正式发布。根据措施,北京市将围绕“治乱、减负、防风险”的工作要求,确保学生过重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家庭教育支出和家长相应精力负担于2021年底前有效减轻、两年内成效显著。

在职教师的小规模补习行为也受到监管。据不完全统计,6月份以来,已有河南、黑龙江、海南、广东、吉林、内蒙古、安徽、河北、江西、江苏等省份相继发布新规,或突击查处在职教师有偿补课行为。

省人大常委会委员、省人大代表、平顶山市第一中学副校长常耘说,校外培训机构体量巨大,且鱼龙混杂、良莠不齐,如若不加控制、任其发展,将会形成第二个“教育体系”,增加学生课外负担、加重家长经济负担,影响社会公平、教育公平。只有政府、市场、家长携起手来,回归教育的本质与初心,才能为社会培养更多更优的人才。

国家高级教师、郑州外国语学校老师楚天义说:“我是坚决反对校外补课的,学生也不想补课,那怎么会出现如此庞大的补课市场呢?有需求就有市场。谁有需求?家长!怕自己的孩子比不过别人,看别人的孩子在补课就让自己的孩子也去补课。我曾经问过几个补课的学生,补课效果如何?答曰收效甚微。那为何要去?因为爸妈交钱了。”

“多年来,学生、家长、教师在很大程度上被校外培训机构‘绑架’,校外培训宣传过于夸大,家长拔苗助长过于心切,导致校外培训大有再造一个校外教育体系的趋势。对教育培训乱象进行整治,彰显了党中央、国务院对学生负担及校外培训机构治理问题一抓到底直至解决的鲜明态度和坚定决心。”河南荣康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明伟说。

“校外培训是目前家庭教育很大额的一部分开支,家长望子成龙心切,在郑州很多孩子一年少说也有三四万元辅导班费用。”郑东新区康平小学一位张姓家长说。

郑州九十六中一位家长说,“终于等来了国家重磅出击,希望孩子们别再内卷了。”

校外培训事关千家万户,随着国家“双减”新规的出台和立法工作的推进,相信通过政策的实施,可以让教育回归本质,让课堂唤醒心灵,让教育变得自发而有为,让学习变得自主而快乐,从而形成以家庭教育为基础、学校教育为基石、社会教育为补充的良性循环大教育环境,更好地为国家培养栋梁之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