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足球青训教练纪斌:是足球的受益者更要做绿茵的守望者

上海申花队目前正在大连备战中超联赛,不过康桥基地里依然热闹,上周,上海优体足球俱乐部的小球员入驻基地,开启新一期足球夏令营活动。看着一个个练习着基本技术的身影,俱乐部创始人、董事长纪斌欣慰地笑了。

忙完业务,他如愿约上一众好友,在夏夜寻得一片绿茵场一展身手,“最后能踢到职业队的毕竟是少数,但是足球的快乐,是人人都可以感受的。”这位曾经踢过职业队、做过厨师、如今回归足球的青训教练说:“我算是足球行业发展的受益人,如今想做个守望人,通过足球来回馈社会和那些帮助过我的人。”

“我看到报道了,前两天新民晚报杯台州赛区刚落幕,如果今年条件允许,我们也会积极参与的。”刚在办公室落座,纪斌就给记者带来了“惊喜”,“我进入职业队之前,也踢过新民晚报杯的比赛,那时候好像是1986年,第一届吧。”

在纪斌的记忆里,初创时期的新民晚报杯就给他带来了不一样的感受,“那时候我们在体校训练,大多是踢踢内部教学赛,所以当听到有机会参加一类新赛事的时候,队员都很兴奋。”他透露,当时参与比赛的队伍,大都以少体校为主,教练和队员也没有太多成绩方面的压力,“重在参与吧,就当作一个交流、认识差距的机会。”

虽然已过去30多年,但纪斌对于第一届新民晚报杯的不少细节,仍然记忆犹新。“决赛圈的比赛是在卢湾体育场进行的,那块场地的条件还挺不错,虽然是泥地,但是是天然场地,在当时的客观条件下,已经非常好了。”回想起当初跟随球队一同训练比赛的情景,纪斌直言,那是人生的宝贵经历,“每周回去的时候,家人和邻居可能都会问‘训练苦不苦?’其实真正身在足球圈的人,哪怕再苦再累,也是乐在其中的,备战新民晚报杯的时候,每天有训练量要完成,但没有人抱怨,因为大家都喜欢这个行业,享受其中的每个过程。”第一届新民晚报杯,纪斌和他的队友们拿到第四名,虽说留下了一丝遗憾,但足球带给他更多的,依然是快乐和享受。

从少体校学成毕业后,纪斌顺利进入当时的上海足球队(申花队前身),可一次意外的受伤,却让他无奈在本该大展身手的年纪,无奈告别职业足球,开启转型之路。

从职业队退下来之后,纪斌来到当时的申通地铁,帮助企业的足球队获得了地铁系统足球比赛的冠军,“当时不少行业系统都有自己的足球比赛,我也因此收到过不少企业的邀请,帮助球队训练比赛,也尝试做做其他工作,尽管转型了,也没有放下足球。”在地铁系统联赛的亮眼表现,让纪斌吸引了上海第一家五星级酒店——华亭宾馆的注意,他就此转战酒店系统的联赛,同时也在酒店厨房,开启了拜师学艺的旅程。

“第一个任务是擦冰箱,每天都要把厨房里所有的冰箱擦干净。”纪斌说,和踢球一样,学习厨艺也是从最基础的做起,勤恳努力的态度加上天赋,让他在几个月后便真是入了门,刀工、火工、装盘……纪斌在小小的厨房里不停吸收学习,练就了一身本领,后来他自主创业,当起了老板。“餐馆开业的时候,有很多球友来捧场帮忙,这都是在球场上结下的友谊。”纪斌说,不论是做学徒还是当老板,他每周都会约上朋友踢几场球,“人不能忘本,足球给我带来了太多,我那时候也一直想,能不能换种身份,给足球行业一些回馈,毕竟,我始终是个足球人。”

2004年的某天下午,纪斌照例约了球友在场地集合,因为提早到达,他便饶有兴致地看起了一群日本孩子的足球兴趣课。这一看,让他的内心无法平静,“他们虽然年龄不大,但已经有了一定的战术意识,基本技术也不错,我当时就想,自己应该在青训方面做些工作,像近邻日韩那样。”就在那一年,他脱下厨师服,重回绿茵场,创立了优体俱乐部。

过去10多年,纪斌和他的团队在青训领域不断耕耘,为足球进校园等项目的推进,做了许多工作,也让不少孩子喜欢上了足球运动,更赢得了家长的信任。可从2020年开始,因为疫情原因,纪斌的俱乐部受到不小的冲击,面对困难的局面,他选择了坚持。

“每个员工背后都是一个家庭,大家都是足球人,就这样让大家失业太可惜,也不是我们的初衷。十年来赚的钱让俱乐部没有被疫情冲倒,也算是把钱用在了刀刃上。”特殊时刻,纪斌的决心依然坚定。过去的半年里,俱乐部的教练通过线上教学等方式,继续开展青训教学,“一场足球比赛,暂时的被动和落后并不等于一定会输,所以我一直相信,只要大家能坚持下去,困难的局面一定会过去。对于未来,我依旧充满信心。”纪斌坚定地说道。(新民晚报记者 陆玮鑫)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